赵钰琳:道尔顿教育计划在中国的创新实践

日期 :2019-08-22
来源 :九合集团


      8月17日,由中国老教授协会基础教育分会、国际道尔顿教育协会主办,九合集团旗下麻州道尔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承办的「道尔顿教育计划100周年纪念暨道尔顿专家委员会成立仪式」在北大博雅国际酒店隆重举行。北京大学教授、北大附中原校长、中国老教授协会基础教育分会专家委员会主任赵钰琳教授在发表“道尔顿教育计划在中国的创新实践”主题演讲中提出了多年以来无数中国教育工作者的困惑:中国的高校难以培养出基础人才。

1569290445715.jpg

      赵钰琳十分认同黄全愈教授对上述问题的回答:分数高低来评价北大、清华的学生只能叫高分的考生。高分考生的特点是:寻找已知标准答案的能力很强。为了培养这些学生大量做题,叫题海战术,他认为这种能力只能叫应试能力,不能叫创造能力。一流学生是智慧学生,智慧学生特点是探索未知的能力强,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恰恰最重视学生的探索能力。知识是可以教给学生的,但是创造力是教不出来的。此外,中国的高考制度也制约着创新人才的培养。基于以上因素,我国出台高考制度改革的时候,专门派调查组到美国去考察研究,加了很多道尔顿教育计划的元素。

      青少年人的15岁到18岁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也是着重培养创造力的好时期。道尔顿教育理念所崇尚的自由选择、自主承担、合作探索的学习态度。这种态度结合中国的教育背景,结果就是在不抹杀知识传授和考试制度的前提下,给学生更大的空间去拓展思维、发掘潜能、磨炼心智。赵钰琳将道尔顿教育计划的效果概括为五点:一是学生的个性得到了充分的尊重和发展;二是激发了学生自我主动发展的精神,每个人都有积极性;三是学生自律意识和责任感的增强;四是学生创造潜能得到发掘和发展;五是学生的合作共事能力得到培养。这些都是我国现阶段的应试教育难以完成的。

      赵钰琳称,2005年《道尔顿教育计划》在中国正式翻译出版后在教育界引起很大的反响。北京十一学校李希贵校长原来在山东当教育局长,作为十一学校校长以后要求全校教师每人一本就开始研究、践行,加之其他种种因素,北京十一学校成了北京市第一梯队的名校,每年都有六十多个清北学生。道尔顿教育计划的选课走班制度在北大附中的落地效果则更为明显:一个中等成绩、不清楚自己喜好特长的北大附中学生,通过选课走班的制度发掘了自己在英文交流和传播方向的潜力,通过高质量的教育引导和自主的学习追求,拿到了哈佛奖学金。

      由此可见,道尔顿教育计划下的选课走班制对培养高素质学生及深化教育改革非常有意义。选课走班,不仅不会降低我国知识传授的优势,反而助力了这种优势在不同类型学生身上得以更高效地体现。

      最后,赵钰琳教授表示:不难想见,未来通过我国教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道尔顿教育在中国的创新实践一定能为中国的基础教育改革、为发展优质基础教育、为培养优秀创新人才做出杰出的贡献。